你好,欢迎来到宠物

{主关键词}
{主关键词}

巨奸的对话——李斯临刑前夜与赵高的谈话

巨奸的对话——李斯临刑前夜与赵高的谈话

  穷困是最大痛苦,人生如白驹过隙,功名富贵何人不欲?多年前我曾经去厕所方便,见那厕所里的老鼠见了人狗匆忙逃命,连吃屎都以命来博,当我回到管理的仓库,又看到仓库里的老鼠大摇大摆的肆意啃食粮食,而看管仓库的人员熟视无睹,当时我就如梦初醒,人与这老鼠何曾相似,一个人无论是圣贤还是庸俗,他所处的位置就决定了他的待遇地位,你说厕所跟仓库里的老鼠有什么不一样吗,为何它们命运如此迥异,只有处于好的地方,一个人才能改变自己的地位,所以我才去求学,学那能求功名富贵之术,来让自己有机会取得仓库老鼠的好位置。

赵高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还真是个细心敏感的人啊,不过话糙理不糙,就说我赵高,我连自己祖上究竟是秦国后裔还是赵国后裔都不知道,父亲也不过是个管理法律的小官,母亲呢是个犯人,受刑之后成了残疾,生下我们弟兄几个,除了弟弟赵成其它兄弟都饿死了,从小就被其它人当猪狗看待,打骂虐待乃是常事,那时我就知道了一个道理,地位是决定你是挨打的那个人还是打别人的人,我发誓不让别人再打我,所以我就跟着父亲苦学法律,亏得我尚有些慧根,法律口才都学的很好,始皇帝才开始注意到我。

咱们也算殊途同归吧,对了你为何到秦国呢?你本楚人,关东六国都有很好的机会呀?李斯哭笑道:你说是住在宽敞坚固的房子里安全还是住在透风漏雨的茅草房里舒服安全呢?大秦自商鞅变法以来,六代秦王矢志混一寰宇,六国堕落待死而已,凡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去那六国不过虚费光阴,不得施才不说,早晚做那亡国之臣,如此功名富贵何由可得,顺风岂不比逆风省力而更能行的远?赵高重又坐回桌前,又给两人各斟了一杯,完了说道:所以你来到了大秦,而且吕不韦丞相很欣赏你,升你做了能接近始皇帝的小官,你也有机会售卖你那帝王之术对吧?李斯咂了一下酒道:是啊,亏得吕不韦丞相赏识我才能见到始皇帝,并对他说想要成大事的人要把握机会,秦穆公时虽霸西戎,无奈那时楚国晋国太强大封死了秦国出中原争霸之路,如今楚国衰落,晋国早已不复存在,山东六国混战攻伐正是东出之时,单挑六国没一个是大秦对手,但是合纵就是大秦大患,所以我劝始皇帝派出使者去贿赂收买六国权臣,破坏他们合纵,个个击破,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始皇帝升我做了客卿,我的抱负初得施展。

听此赵高不住点头叹道:是啊,这世上之事,想要往上走总得有些本事,就说我自己,学了法律口才,业余又学习了驾车,偶然机会被始皇帝发现才能升我做了中车府令,给始皇帝驾车,同时管理皇帝符玺文件,还因为擅长法律被任命为始皇帝小儿子胡亥的老师,命运有时真是给有准备的人啊。 李斯放下筷子咳嗽了一下说道:但是有时命运也难料啊,你该知道,我刚升为客卿不久,就发生了韩国派郑国修郑国渠,意图消耗大秦国力的事件,大秦上下都叫嚣驱逐山东六国来的大臣,那时我也在被逐之列,眼看到手的功名富贵就要溜走,实在痛苦啊,但是人不能受命运摆布啊,我就上书始皇帝,写了谏逐客书,始皇帝深以为然,取消了逐客令,不得不说始皇帝还是真是明君啊。

赵高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正是始皇帝听了你的意见,关东人才源源不断来到大秦,才有了大秦一统六国的基础,可是也对你构成了威胁,就说那韩非,在我大秦攻打韩国之时,作为使者来到秦国,以法家学说受到始皇帝亲赖,完全把你忘了,那韩非学问在你之上,又是你的同窗,要说还是你丞相手段高明啊,跟那姚贾合作,谗杀韩非,你才得到了始皇帝独爱,是不是啊老丞相。

李斯听此大惊,黯然许久说道:是啊,那韩非与我是同学,我自然知道他学问在我之上,他来到这里我完全就没有机会施展才能,还好他口吃,又刚过逐客令不久,我就向始皇帝进言说他是韩国人,又是韩国宗室,不会真心效劳大秦,不如驱逐出境,谁知始皇帝害怕韩非被他国所用,就用韩非自己提出的‘’阴奸之术‘’,派我处理韩非之事,无奈我只得毒死他,替始皇帝背了锅,唉,有啥办法呢?听此赵高又是嘿嘿一笑道:老丞相啊,你不是学帝王权术吗?帝王哪有错的时候呢?错的永远是下面的臣子,做臣子的不就是为上面分忧解祸吗?就说我自己,做了那胡亥老师,胡亥就是个纨绔子弟,还偏偏想染指太子之位,天天哭求我为他设计取得太子之位,于是我就找空子跟始皇帝提了一下,始皇帝没说啥,谁知道蒙毅竟说我干政擅权,竟要杀了啊,亏得始皇帝仁慈没杀我,你说我有啥错呢,不也是给胡亥背了锅,不过我也是从此记住了蒙毅。 李斯一愣道:难怪你后来定要杀死蒙氏一族。 赵高笑道:我与丞相何其相似啊,谁跟我过不去,我就不会忘了他的,管他一年还是十年,谁没个山高水低的时候呢?等待机会吧。 还是说你吧丞相,说实话我真是佩服你啊,辅佐始皇帝剪灭六国,君臣合一典范啊,定能流传千古,而且你制订了书同文,车同轨,统一了度量衡,筑长城,焚乱民之书,坑邪说惑众之徒,废分封设郡县,数陪始皇帝威巡天下,封禅名山大河,哪一件拿出来不是震撼千古的大事,老夫在为始皇帝抄写你写的文章时不由嗟叹钦佩之极,终于我也有幸跟随始皇帝和您一起最后一次巡行天下,以前因为身负教导胡亥之责不能一览这大秦。

宠物www.338035.com
版权所有: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