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宠物

{主关键词}
{主关键词}

我在巴基斯坦的生活-从东北到胡布

我在巴基斯坦的生活-从东北到胡布

  我在巴基斯坦的生活(7)-从东北到胡布    公司发了就餐卡,里面是一千元,打饭花掉六元,应该还有994元,可是卡上显示是899元,多扣了五元,我以为是食堂的工作人员按错了,问他是怎么回事。 他说“找你们领导”。

我说“扣款不对,怎么显示扣了11元呢?”他又说“找你们领导”。

卧槽,就这么点事儿,值得找领导吗?这不是官僚主义嘛,你要是当官的搞官僚主义还可以理解,你一个食堂打饭的,怎么还扯这套?我怒了,我说“你让我找领导我就找领导啊?你如果不知道你就说你不知道的,屁大的事也需要找领导吗?你是不是拿找领导不当回事?你和我扯犊子呢?”服务窗口就这么服务?旁边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你是新卡,扣了你五元的卡钱”。

原来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那你就直接告诉我说扣了五元的卡钱不就完了嘛,何必一口一个“去找你们领导”。 你真要是不知道也就罢了,你还知道怎么回事,你和工人扯这套有什么用?后来那个让我去找领导的人不说话了,可能是听出了我一口东北话,知道这不是一个善茬,估计也是怕我投诉他。   我组来了一个焊工,为了以后合作融洽,我主动和他说话,我说“你要焊哪根管儿,我得给你把着吧?”他就那样面对面地看着我,能有几秒钟,并不和我说话,我说的是普通话,不可能没有听懂,就算是没有听懂,你说“我没有听懂你说的话”这也是一句话吧?我很困惑-这个人怎么这样呢?后来组长让我拿焊丝,我理解错了,去找焊条,他对组长说“他听不懂咱说话吗?”我在高空作业完毕,并没有立刻下来,我看组长在底下干活呢,就想等一会问问组长,上面还有没有活儿了,如果没有活儿了我再下去,避免上来下去的,扎着安全带上来下去的很不方便。

这个家伙在底下冲我吼“你还不JB下来在顶上干啥?”我问组长“上面是不是没有活儿了?没有我就下去了”组长说“你下来吧”。 我下来了,那个焊工抬头看着我,我说“你刚才对我喊啥?你对我那么凶干嘛?”他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估计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戴着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矮个子敢主动找他。

他说“你怎么这么多事儿?”看来他根本就没想到我会下来找他。 我说“什么多事儿?你冲我那么凶,还不能问你吗?问你就是多事儿吗?我等着问组长上面确实没活儿了我再下来,有毛病吗?”他看我手里拿着两个安全带的铁挂钩沉甸甸的,知道我很可能会抡他,说“你牛逼啊,你牛逼何必来工地呢?”我说“我不牛逼,我没有你牛逼,你比我牛逼多了,别以为你是大工我是小工,就得任你摆布,你是技术工种你就牛逼哄哄的”。

他说“你上一边去。 ”卧槽,你TMD哄狗呢?我说“这是你家的地方啊?这地方你说了算啊?你跟我装什么犊子?我在上面下不下来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焊你的活儿,我干我的活儿,本来咱俩是不发生关系的”。 他说“你上一边去。

”看来他也没啥说的了,就是重复刚才那句话。

我说“我在这怎么的?你和我装犊子呢?”组长说“你上一边待会”。

那家伙也不说话了,我看人家都不吱声了,咱也就别说了,好像咱没完没了似的,上一边歇着去了。

这种人不能惯着他,是我的主动搭话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我在巴结他,有的人不识敬,你越敬他他越觉得你怕他,仗着会点儿技术,拿小工呼来唤去的,你怎么伺候他都挑你毛病。

同组的老王回来了,问我“咋的了?”我把事情的经过一说,他说“这个焊工不算啥,有一个比这个还厉害(能装)呢!”  我在机械厂工作过,对管口打磨很熟悉,殊不知,电厂的管口打磨技术要求很高,我打磨的管口根本不行。

组长问“这是谁磨的?就磨这样啊?磨的什么玩意!”老王如果会办事会说话,就说“老杨才来,不懂电厂管口打磨的技术性要求”,这样既撇清了自己也给了我面子。

但是他说“老杨磨的,老杨磨的”。

这是赤裸裸的往外卖我啊!如果背着我说也就罢了,当着我的面对组长这么说,我有多难堪。

组长一听是我磨的,知道我是新来的,可能不懂,也就没再说什么。 这是和平年代,如果是战争年代,这个老王100%是汉奸或是走狗!  我在一楼吊槽钢,没有吊过,确实不会系吊带,二楼的老王在那里喊怎么系,我说你会你就下来呗,何必让我在这里系呢,我还不会。

他就是不下来,还是在那里发号施令,意思吊个槽钢还用他下去吗?这就是拿自己当角儿了,一早晨我扛的槽钢、我负责吊起,你都做了什么?这次很明显,他是故意看我笑话。 我在别人的指导下,终于把槽钢吊到二楼,二楼的老王在那里说笑呢,我气不打一处来,说“你他妈是裤裆里的JB-瞎支,你会你咋不下去呢?”他说“你连这个都不会你还能干啥?”我指着槽钢对他说“这是谁吊上来的?”他说“你看看你用了多长时间?都两个小时了”。

这话把我激怒了,我说“你他妈的放屁,这才几分钟。 ”他反骂我。

打嘴仗没意思,别和他磨叽了,我上去就踹了他两脚,他没有踹到我,我找东西打他,昨天下班前卫生打扫的很干净,附近实在没有可用的武器,我只找到半块木板,我一下就撇了过去,他低头躲开了。 同组的人把我们拉开了。 他说“走,找主任去。 ”我说“你愿意去你就去找,我才不陪你去呢”。

这个犊子怒冲冲的去找主任去了,走到半路又回来了,估计也想明白了,找主任也不会有啥好结果,主任只能是各打板子,弄不好都会罚款。   他来这里已经是四个月了,上次的槽钢就是他吊的,所以他有吊料的经验,我刚刚来这个工地,也是头一次用吊车吊料。 都是在一起干活的,工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你不协助我,还看我热闹,这种人就是小人一个,必须武力解决之!打架别说罚款,就是拘留我几天,我也得教训他一顿,否则我枉做东北人!  我和吕建新抬着铁料往前走,前面的路被兄弟单位临时占用了,一个焊工蹲在路上焊接,其实我们慢点儿走从他身边绕过去就是了,工地上这种情况很常见。

老吕走在前面,对那个焊工说“你干活怎么占道呢?这别人走路不碍事啊?”焊工也不示弱,估计脾气也不太好,“你怎么这么多事呢?看见你过来了,我赶紧起身给你让道了,你还想咋的?你逼事儿不少!”老吕一听这个焊工是东北口音,一声不吱了,他如果再回话估计就干起来了。

这老吕多无趣。

我说“你咋连个屁都不敢放呢?”他哑口无言。

这就是没事找事的主。 人家焊完那点活儿就会腾出地方,临时性的占道,你这是何必呢?你如果着急你就饶过去,不着急你就等一会,大家在一个工地上应该互相谦让、理解。 我虽然和老吕一起干活,又是一个单位的,但是我不会向着他说话,谁有理我就站在哪一方。

  班长通知组长领几个人去挪货,组长带着我们几个就去了。 但是此区域是电厂重点区域,保安持枪把守,必须有通行证才能进去。

班长嫌办证麻烦,并不想去办,想通融通融,但是保安工作认真,原则性很强,没有通行证就是不好使。 班长无奈就耍了一个心眼,偷偷把里面已经进去的工人的同行证拿出来,给外面的工人用,这是拿保安当傻子,保安发现了非常生气,重新检查证件,一人一证没有证件的工人被清出。

保安就是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不这么做就是失职,被领导发现他或是挨批或是处分或是辞退,这都有可能,为什么不支持巴国工作人员的工作呢?你的工作是工作,人家的工作就不是工作吗?就是这么一件很简单又不占理的事,组长和巴国保安发飙,武武扎扎的还骂人家,后来被别人推走了。

这样素质低的中国人,我真是无语了,你虽然是我的同胞我的工友我的上司,但你的理在哪里呢?我怎么能和你站在一起呢。     。

宠物www.338035.com
版权所有:宠物